当前位置:主页 > 彩宏娱乐平台 >

中行2017年日赚4.7亿元 陈四清:“科技投入将不低

时间:2018-03-31 阅读:816
 

陈四清以手机银行为例,表达中行对科技的重视,“我们要加大投入,(对科技的投入)不少于集团营业收入的1%。且将到社会上用高薪去聘请很多科技人才,然后引入投行的机制,打造金融科技公司,与传统商业银行相融合。”

3月29日傍晚,中国银行发布2017年业绩。

2017年,中行实现该行股东应享税后利润1724亿元,日赚4.72亿元,同比增长4.76%;净利息收入同比增长10.57%,增速为近年来较高水平;净息差则为1.84%,较上年提升1个基点。

不良率方面,截至2017年末,中行不良贷款余额1585亿元,比上年末增加125亿元;不良率1.45%,比上年末下降一个基点。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159.18%;全年共化解不良资产1344亿元,同比多化解55亿元。

中行董事长陈四清在业绩发布会上阐述了中行新的发展战略。其中,“科技引领”是其屡屡提及的关键词,“以后保证对科技的投入不会低于集团营业收入的1%”,并强调中行将重视手机银行的发展。

“欢迎大家成为中国银行的客户,如果说我们的网点开户效率方面还有一点差距,你们真的要试一试我们的手机银行,一个季度有一个季度的变化。”在发布会现场,陈四清一度“跑题”,大力推销起中行的手机银行。

净息差两位数增长“预料之外”

截至2017年末,中行资产总额、负债总额、股东权益合计分别达到19.47万亿元、17.89万亿元和1.58万亿元,分别比上年末增长7.27%、7.38%、6.02%。得益于在境内市场发行总规模6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,中行资本充足率达到了14.19%。

同时,中行的非利息收入占比30.05%,成本收入比28.34%。这意味着,中行2017年的净利息收入占比近70%。

“2017年净息差收入实现了10.57%,两位数的增长在一年前是无法预计的。”中行副行长张青松在发布会上称,尽管2017年1.84%的净息差比上年提高了1个BP,但考虑到2017年“营改增”的大背景,实际上提高了5个BP,“我们是近20万亿资产的大行,5个BP的增长应该是非常显着的。”

张青松续称,展望2018年,中行净息差仍面临一些有利因素:一是美联储将继续加息,而中行外币息差有望保持上升趋势;二是人民币市场利率保持高位运行,对于存款基础相对较好的大型银行而言,有利于提升收益水平。

截至2017年末,中行海外机构资产总额达8333亿美元,在集团资产总额中的占比为25.99%;税前利润对集团的贡献度为29.50%。

据中行副行长林景臻介绍,2017年,中行海外机构净息差1.09%,比上年上升13个基点,“海外机构实现税前利润折人民币约666亿元,按可比口径同比增长约22%,对集团的利润贡献近30%。”

林景臻表示,中行未来的目标是,“海外资产和利润占比将逐步达到集团的40%。”

手机银行交易额增60%

据陈四清介绍,中行新的战略目标是通过“坚持科技引领、创新驱动、转型求实、变革图强”,让中国银行“成为新时代全球遗留银行”。

其中,科技引领,是陈四清着墨颇多之处。

“我们的管理层每半个月要听一次手机银行的汇报,推动手机银行迭代升级。过去我们这方面做得不够,以后在这方面一定要让大家看到一个全新的中国银行手机银行。”陈四清以手机银行为例,表达中行对科技的重视,“我们要加大投入,(对科技的投入)不少于集团营业收入的1%。且将到社会上用高薪去聘请很多科技人才,然后引入投行的机制,打造金融科技公司,与传统商业银行相融合。”

中行副行长任德奇称,中行在科技、数字化发展上的主要措施包括四个方面:一是将中行的手机银行建设成同业领先的综合金融移动门户;二是加强基础技术研发与平台建设,“打造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三大基础技术平台”;三是加强智能产品和场景生态建设,“建设智能渠道、智能客户管理、智能投顾、智能消费金融、智能运营和智能风控六大产品体系”;四是加大对科技创新的投入与保障,打算“在3-5年内将集团内科技背景人才占比提升到10%,重点培养产品经理、数据分析师、客户体验师、互联网安全专家数字化人才,并在境内外重点区域设立5-8家总行级创新与孵化基地”。

据中行提供的数据,2017年中行手机银行的交易金额为10.97万亿元,同比增长60%,已成为个人客户最为活跃的线上交易渠道;电子渠道对网点业务的替代率则为94.19%;金融超市交易规模同比增长128%;智能柜台网点覆盖率则是80%。

行长一职已空缺7个月

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中,原中行董事长田国立调任建行,陈四清接任董事长,并辞去行长一职;此后,中行行长一直处于缺位的状态,相关职责由陈四清继续履行,至今已7个多月。

发布会当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行长人选、何时到位等提问陈四清。“我希望你能告诉我。”陈四清笑称。

国有大行行长常由本行副行长拔擢而来,但亦有空降。例如,2016年1月出任农行行长的赵欢,此前为光大银行行长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发布会当日,坐在陈四清左手边的副行长是任德奇,分管全球市场部、投行与资产管理部、托管等部门;坐在其右手边的则是副行长张青松,分管财务管理部、渠道管理部、司库等部门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